中国政府网 | 重庆市人民政府 | 城口县人民政府 部门街镇 登录 |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工作情况

”城口好人“——明通镇白台村李延芝详细事迹

日期:2022-07-26

25年前农历十月初一,于李延芝而言是一个记忆犹新的日子,正是这天,他们家新添了一位特殊的新成员。

毕竟是条生命呀,我来养

寒冬的早晨霜凌很大,七八点钟,天刚亮不一会儿,李延芝顾不着洗漱,抱着一床小被子忙不迭朝门外跑去。原来一大早政府工作人员便找到她,送来奶粉、衣服等物品,并告诉她一个令人揪心的消息,诊所(现加油站旁)的背沟里有一个弃婴,考虑到李延芝目前没有工作,只负责在家带孩子,三个孩子均已上学,空闲时间较多,希望她能暂时帮忙照看一下,等找到收养人后便来领回。

跟随着工作人员脚步,她来到了沟边,在路边第一眼见到婴儿时,他就那样躺在空地上的一个小纸箱里,微弱的声音已经哭得十分嘶哑,是个小男儿,薄薄秋衣外边只裹着一床周边好心村民送去的包单,里衣上还沾满了残留的血渍,估摸着刚出生几天。心口背脊都透凉,从头到脚都是青色,身上的皮肤和肉已经开始溃烂,大腿根一直到脖子,脱皮得不成样子,几乎没有一寸完整的好皮肤,隔老远都闻得见一股恶臭。回想起初见婴儿时的场景,李延芝的声音变得哽咽。

孩子是可怜,估计父母见他这样子也不敢要,所以才狠心丢掉……他孤独地躺在纸箱里,独自与寒冷和饥饿抗衡了近两天两夜,一直无人问津,其间也有几对膝下无子的夫妻闻讯而来,可一见孩子的状态便望而却步了。村民的话语在李延芝耳不停回旋却又渐渐模糊,彼时的她心中只有一个念想,赶紧抱着孩子去医院。

再晚来一步可就救不活了!来到镇卫生院,医生见状也吓了一跳,孩子患有天生唇腭裂,嘴唇和牙龈有不少缺失,刚出生不久身体本就孱弱,加之在风霜中挨饿受冻了一两天,已出现呼吸微弱、身体发凉等诸多症状,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救处理,总算保住了性命,听到医生说可以抱回家照看时,李延芝悬着的半颗心才终于有了着落。

回家后,李延芝重新充当起了母亲的角色,每天悉心照料,为孩子喂奶、洗澡、敷药、把屎把尿因孩子是兔唇,嘴唇不会吸吮,喂奶不当,就会呛到孩子,她便用奶瓶一点点地奶水挤入孩子的嘴中。经过一周多没日没夜地照护,孩子的皮肤终于开始愈合,李延芝的眉头也由紧锁渐渐放松开去。

眼见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的身体一天天好转,可收养人的消息却一直没有着落。当时的李延芝家庭并不富裕,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户,丈夫常年在外务工,两三年才回家一趟,独自在家带孩子的她近四十岁,没有稳定经济来源,三个孩子大的十一二岁,小的七八岁,都在念书,家庭日常花销用度都比旁人多。好好的一家人,突然多了一个残疾婴儿,这在很多人眼中,是无法理解的事情。

好多人来劝我,怕孩子不好养活,即便养活了也是个累赘。人都说只有狠心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这好歹是条活生生的生命呀!总不能把他再丢出去吧!我既然把他抱了回来,我就是他的妈。延芝没有听取别人为自己想想的建议,她一边安抚着孩子睡觉,一边下决心将他养大,并为其把病治好。

两个月后,孩子可以出月子了,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李延芝便抱着孩子赶往六十多公里外的县城医院,托人找到当时县医院相关科室最好的医生,为孩子进行了第一次手术,对裂唇进行了初步修复,从手术到买药,前前后后花了1000多元,孩子的兔唇症状有了一定改善。

但在吮吸上还是存在些许困难,直至好几岁他的每一顿饭都是李延芝一勺一勺地喂食。因没有母乳,孩子只能吃奶粉,李延芝便买了当时村民眼中最好的山城奶粉喂养,一包奶粉二十多块钱,每周孩子需要吃两三包。

吃饭问题解决了,接下来李延芝又迎来了孩子上户口等诸多问题,加上这个孩子,李延芝已有四个小孩儿,按照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这个孩子属于超生,需按照四胎缴纳罚款一万零六百多元,这对当时人均日工资水平只有十四五元的农村妇女来说,着实不是一个小数目,好在相关部门考虑到她这孩子的特殊情况,最终只收取了五千余元

我的孩子小宇(化名)终于成了我名正言顺的孩子就这样,在李延芝无微不至,视如己出的养育下,孩子健健康康,无灾无难,长到两岁时,已经从原来的瘦得皮包骨头变成了一个大胖小子,李延芝一家的生活也因为这个小婴儿的到来变得更有乐趣,更有奔头。

再大变故,也决不放弃

小宇地到来,一应花销用度,李延芝从不含糊,这让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在经济上受到不少影响,原本节约点也能让孩子们吃饱穿暖。岂料得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腊月初五,其丈夫,全家唯一的经济支柱在外省工地上遇难身亡,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嘱托,这让本不算富裕的家庭一度陷入困境。

可即便发生如此变故,她也从未想过要放弃这个捡来的孩子。他从出生几天就是我的孩子,这一辈子都是我的孩子,李延芝独自承担起了抚养四个孩子的重担,她暗暗告诉自己,无论再苦再累,都要把孩子们好好养大成人。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从此以后,该镇各处工地上多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打板、砌砖、背沙、抗水泥打钎、栽树、修路……一切男人能做的小工活儿,她都能做,一切别人不愿做的脏活儿、累活儿她都抢着做,用工友评价的原话来说就是:她做活路儿凶得很,很多时候,比好多男的都强。

两年后李延芝与现任丈夫组成了新的家庭,丈夫比小十多岁,但待她和四个孩子却是极好,对待天生残疾的养子更是倍加疼惜。一起供养他从小班、到大班,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陪伴他成长,教会他做人做事的道理。

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你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你要好好感谢你这个妈妈哟,你的生命真的是她给你捡回来的。中学的一天,小宇突然跑回家问李延芝妈妈,我不是您的孩子吗?”“怎么不是呢,你就是我的孩子呀在孩子再三追问下,眼见着瞒不住了,李延芝便一五一十地将实事告诉了他。他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他要去找他亲生父母我也支持,我希望他健康快乐回想起当时孩子落了一地的泪水和泣不成声的样子,李延芝至今心痛不已。

步入中学后的小宇渐渐发现了自己不同于旁人之处,慢慢开始在意起自己的相貌来,整个人的性格也从天真乐观到了不见愿意与陌生人接触。李延芝见状十分担忧,她一面给孩子讲述一些残疾儿童的励志故事,一面每天利用农闲和下工时间,带着孩子出门散步,逢人就主动而自豪地介绍这是我的四儿子,今年十岁了,在中校念书……”希望通过自己的言行慢慢引导儿子打消心中的自卑。

二十多年来,省吃俭用,没给自己买多少像样的衣服和首饰,她和小宇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常年如一日,似亲子般对待小宇,10年前夫妻二人还花费25余万元在大燕路专门为修建了三楼2底的房屋,供他以后成家用。在他们的无私呵护下,如今的小宇已经是25岁的大小伙儿了,虽然还是不愿主动结交生人,但比从前的抗拒上学、抗拒逛街要好很多,去年还跟着哥哥出门打工,今年因为疫情,李延芝十分担忧便劝其留在家里。孩子十分孝顺,在家也没闲着,每天主动帮我们两个老的煮饭、喂猪,勤快得很。李延芝一边乐呵呵地介绍着自己的儿子,一边将泥沙铲进筛斗,一双手布满老茧和伤口的手,灵活而有力。

二十多年前我在家只负责带孩子、喂猪这些家务活儿,一开始到工地确实不太适应,可是想想我的四个孩子,咬咬牙,什么苦活儿我都可以做。如今的李延芝已63岁,笔者见到她时,她正和丈夫在一处建筑工地修房子,风霜在她慈祥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乐观的脸蛋儿却显得格外年轻。

三个年长的孩子早已成家立业,有了自己家庭和收入,唯一让二老不放心的还是小儿子小宇。几年前,小宇因为在外省未能及时返回,错过了免费补唇裂的机会,让李延芝多少有些遗憾。现在手术费要几万,我们夫妻都在加紧挣钱,打工一天每人能挣150——200,节约一点,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定能存够钱为他治疗。

就目前政策而言,国家对待残疾人是有相应的补助的,如此一来李延芝家庭的压力也会有所减轻。可是作为一位母亲,李延芝目前最大的心愿便是小儿子能够健康快乐生活,然后娶妻生子。打他小时候起我就不打算带他去做残疾人认定,因为一旦做了认定,那便从法律上确认了他的残疾人身份,我相信我的儿子一定可以治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李延芝一边朝三楼背着石沙,一边坚定地说,单薄的背越走越远,越显越小,却越来越伟岸,越来越坚毅。


      7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